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岁小孩得白癜风后应如何治疗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0-20 13:10:05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岁小孩得白癜风后应如何治疗,云南治白癜风的西医,淄博白癜风能治好吗,北京哪所医院治白癜风好,清涧白癜风医院,巴中白癜风医院,济阳白癜风医院

北京部分网约车变“黑车”

网约车新政过渡期进入最后一月倒计时,记者体验发现“黑车”现象抬头

  

4月20日,三里屯太古里街边,一辆亮着红色条灯的黑车驶过,路边一位男子正在询问司机价钱。新京报记者 彭子洋 摄

根据“滴滴出行”公布的3月份北京地区不同时段快车打车的成功率数据显示,打车成功率最高的时段为10点至17点,平均成功率在83.2%;最低为21点至23点,平均成功率仅为54.1%,接近一半的用户叫车需求无法被有效满足,供需明显失衡。

2016年12月21日,《北京市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实施细则》正式发布,延续了此前征求意见稿中“京籍京牌”的要求。另外,从事网约车运营需将车辆登记为营运性质,驾驶员应考取相应资格证书,为此,政策落地设置了5个月过渡期。

4月1日,滴滴按照北京市网约车细则的规定,全面停止了对全北京地区(包括六环外)外牌网约车进行派单。

如今,网约车新政过渡期进入最后一个月倒计时,新京报记者体验发现,随着网约车平台对非京牌车的限制,黑车市场有抬头趋势,一些黑车司机则明确表示,自己曾经是开网约车的,但是现在“不好干”了,转而开起了黑车。

3月底,滴滴曾表示,因近期运力减少,可能会在一定程度上对用户在部分地区、部分时段的打车成功率、等待时长等体验造成影响。

记者同时采访了多名夜间出行的乘客,均表示现在夜里出行想要打上网约车难度提高,有的人不得已选择相对方便的黑车出行。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赵蕾左燕燕

实习生刘经宇

体验1黑车加价普遍20公里80元

4月20日晚9点,在三里屯,几辆反光镜上闪着红色LED灯条的私家车陆续驶过。路边依次停着10多辆趴活的黑车,黑车上条形灯始终亮着。而这些黑车车牌包括了冀、皖、黑等外地牌照。

“走不走?”一位已经在路边站了十分钟的乘客上前询问司机。“磁器口去吗?”手机地图软件估算出了30元的车费,最终司机70元一口价成交。

晚上10点半,记者在北京西站附近看到,路边停放着四五辆车,车内没有司机,也无任何提示灯。而在距离车辆不到5米处,有几个男子站在一起,“去哪儿,走不?”他们向路过的行人询问。

“三元桥走吗?”一名乘客咨询道。约20公里距离,司机开价80元,而且不还价。一名趴活的黑车司机向记者透露,自己开黑车不久,以前是开网约车的,平时下午4、5点到西站,夜里1、2点回家。

两天内,记者先后在朝阳大悦城、三里屯、劲松、四惠等地打到黑车。其中,司机要价均高于正常打车价格一倍。

体验2报废换车不划算司机转开黑车

朱师傅是内蒙古人,如今每天晚上7点左右出车,最晚干到2点,一晚收入200元左右,他觉得生意并不好。朱师傅的车是京牌,尽管滴滴派单的强度还能适应,但最终,他又回到四惠附近,这个离家不远的地方开起了黑车。

朱师傅说自己不开网约车的原因一个是网约车平台的相关奖励没有以前多了。第二个则是网约车新政对于司机资质、服务、运营车辆要求变高。朱师傅觉着自己“受不起那累”。

“以前满几十单,都会有奖励,里程费也有1块8,现在挣不到那个钱了。”朱师傅表示无奈。他自称,去年初,他和老乡开网约车一个月都挣到两三万。有的人干了大半年,就还清了10万块钱的购车贷款。2017年春节前后,他的月收入已经减少到一万元左右。

网约车新政出台之后,不少司机发现自家车辆的轴距和排量受限,有些车辆甚至快达到8年报废期,如果要换一辆新车,继续开网约车的收入能否还得起车贷?朱师傅表示自己的另一辆京牌车刚报废,现在换车去开网约车并不划算,所以最终去开黑车。朱师傅对记者表示,自己还会继续观望。如果网约车平台最终能接纳外地司机,他也可能考虑换辆合格的私家车。“到时候再决定开黑车还是网约车吧,怎么舒服怎么来。”

体验3老家网约车不赚钱返京开黑车

“4月初,我回河北沧州开网约车,半天只挣了几十块钱,又回来拉黑车了。”40岁的王师傅不停摇头,自从4月初网约车平台不给外地牌照司机派单后,他就回到了沧州老家想试试,结果收入不理想,于是他回到了北京开起黑车。现在,他只在住地附近拉客,线路只限于垡头与劲松之间,10元一位,满四人开车,一天的收入在100-200间徘徊。王师傅说,比起开网约车时,一月一万多的收入,现在少了许多。最终,王师傅要价70元将记者从劲松拉到了三里屯。

在记者探访乘坐的9辆黑车中,有6位表示曾经是网约车司机,其中3位是外地牌照的车主,3月底才刚刚转向黑车行业。

30岁出头的张宇(化名)3月底已从网约车平台退出。凌晨2点,在珠市口天王星KTV趴活的他向记者表示,自己还不适应黑白颠倒的生活。

在开网约车的日子里,他每天8点左右,从桥湾地铁站附近的家出门,一天开10小时,刨去油钱,平均300元入账。一个月一万左右的收入。而如今,只有河北牌照的他再也听不到网约车的订单。夜里11点,他才把车开出来,到次日凌晨5、6点收工。他表示,运气好的时候,他能接几个远途的乘客,一晚上两百多。“不太确定一个月下来收入多少,但夜里开车太熬人了,我还在考虑要不要做下去。”张宇语气犹豫。

- 回应

滴滴:高峰拥堵短单不挣钱已改善

滴滴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因司机减少,用户打车会遇到一些难题。而司机收入和评级、认证、上线率、接单量都有关系,影响因素较多,但司机总体收入还是增加和持平的较多。

该负责人表示,北京上线分时计价后,起步价和不同时段的时长费都有提高,司机之前收入影响最大的是高峰期拥堵和短单不挣钱,现在这两个问题都有了很大改善。比如拼车优先,鼓励更多人通过拼车出行,提高效率,通过分时计价鼓励乘客错峰出行,鼓励司机高峰期多出车,通过上面这些做法提高了司机的出车量,接单量和在线时长,一定程度上缓解了运力下降带来的打车难问题。

声音

乘坐黑车最主要的问题就是乘客的权益无法得到保障。他表示,黑车的存在扰乱了客运市场秩序,黑车的准入门槛低,车辆本身的安全措施少,比如,车辆的质量、报废时限等都没有标准,安全隐患较高。也导致一种不公平竞争。

——北京市交通委员会专家委员会委员徐康明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江西白癜风的病因